新浪大发快3彩票客户端

卫冕金腰带 一米五二的“中国拳王”最终归宿

卫冕金腰带 一米五二的“中国拳王”最终归宿
2019年09月11日 01:48 界面

  原标题:拳王的归宿

  拳王的归宿

  2012年11月24日,熊朝忠在昆明击败了墨西哥拳王哈维尔·马丁内斯,获得了中国第一条世界职业拳击的金腰带。他成了中国职业拳击的一面旗帜。对于艰难走在职业之路上的拳击手来说,拳头对抗的不是某个人,而是生活。“我的一切都是拳击给的,现在要还给拳击。”

  1 

  拳王直到今天还会想起奎洛,一个比他年轻四岁的挑战者。

  一闭上眼,拳王就能准确地回到那个夜晚。奎洛穿着金色的袍子,扎着长长的红色发带,笑得咧着嘴露出了白牙齿,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助手在他身后,衣服上印着“THE NEXT”,高举银腰带,向拳王示威。奎洛跳上拳台,钻过绳子,像一头小羚羊一样,绕着场地蹦蹦跳跳,伸手挥舞拳头。

  拳王等挑战者上了台,才在众人的簇拥下登场。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没有别的花哨的装饰。一上台,他先绕场向观众鞠躬。很多人是专门为了看拳王而来的,他们欢呼起来。拳王小小的个子,但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凸出来,尤其是两只手臂,有树根一样粗壮的线条。他的脸不像拳击手该有的模样,很难看到有伤疤留在那里,鼻子是完好的,嘴巴是两片漂亮的薄唇,一双圆圆的眼睛透露着农民才有的淳朴气息。

  拳王成名太晚了,他刚刚开始打职业比赛的年纪,正和奎洛现在一样大。奎洛是他不愿面对的挑战者,一个凶悍的无冕之王。在过去的三年里,奎洛12场比赛全胜,并10次击倒对手。奎洛也更年轻,意味着更充沛的体能,更迅速的反应,以及更有力的拳头。比赛前的称重仪式上,奎洛放出狠话,要把拳王打出拳台,带走金腰带。

  钟声敲响,两人开始迎战。观众们呼喊着拳王的名字。他们上前互相碰了一下拳套,便各自退开。奎洛是个左撇子,抱架的姿势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拳王最头疼的就是左撇子拳手,进攻和防守一切都是反向的。他们先是试探了一下对方,伸了几个刺拳,又立马弹开。

  年轻的挑战者在拳台的对决经验超过了十年,并且正处在自己的壮年,肌肉、筋骨、血管在一次次的击拳与被击后,已经组合成为了一架完美的机器。他的脚像装了弹簧一样,能轻巧地移动到该有的位置。他的拳头像装了瞄准镜,能精准地发现对手的空隙,然后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穿透对手的前臂。而他本人的防守总是令人沮丧,对手的拳头似乎总是差了一寸,即便偶尔打中了,也会感觉那是一具像岩石一样坚硬的身体。

  突然,这架机器抓住了一次机会,在拳王刚刚进攻完正后退的时候,奎洛的左拳像闪电一样击了出去,砸向拳王的面门。砰地一声响。拳王没有时间避开,但依靠扎实的防守功底,拳套在一瞬间拦在了对手的拳头前,不过还是退了几步。奎洛占得上风,发动一波一波的攻势。他步伐轻盈,灵活地闪转腾挪,拳王几次反击都被他轻松化解,但他却接连打中了拳王几次。拳王被逼得后退时,在一瞬间看到了一个空挡,打算打出一记后手拳。没想到奎洛的拳更快。拳王来不及防守,就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在脖子,不由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场哗然了,很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回合仅仅进行到一半,拳王就被击倒在地。裁判立刻拦在了两人中间。好在没有打在下巴,拳王立马又站了起来。

  这一回合很快结束了。面对年轻气盛的奎洛,拳王处在守势。拳王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角落里,认真听教练的部署。奎洛却坐不住,他没等钟声敲响就站起来,来回走动,仿佛急不可耐要回到场上,再给拳王一记更精准的重拳。

  接下来的两个回合,奎洛卯足了劲儿,要和拳王打对攻。但拳王敏锐地发现了一丝异样。奎洛的打法太过单一,他就像一张大弓,弯在身前的右手是弓臂,柔韧的身子是弓弦,他拉开弓弦,左手的拳头像利箭一样弹射出去。但除了这记后手拳,他的前手几乎只用来防守。拳王赛前得到了消息,奎洛的右手受了伤,不知道恢复得如何。从现在的场面看,伤未痊愈。

  拳王摸清了奎洛的门路,他照着对手受伤的右臂发起进攻。拳头像疾风骤雨不断冲击奎洛的防线。他知道奎洛不会因此责怪他。换句话说,如果自己受伤被发现,对手也一定会用相同的方式对待自己,他也不会痛恨奎洛。拳击就是这样。

  事实上在那时候,拳王已经带了伤。一年前,在一次比赛中,他的右拳重击在对手肘关节上,拇指当场脱臼。他居然硬咬着牙打完了比赛,还取得了胜利。但伤一直没好利落。第二回合里,右手拇指又开始疼了。拳王不露声色,他知道如果被察觉,局势就会发生扭转。

  第四回合开始,拳王接管了比赛的主动权。奎洛只剩下了防守的份儿,他的气势全无,不停在后退。拳王追着他,像撵一只鸭子一样。在一次连续进攻的过程中,拳王躲过了奎洛的后手拳,对手正打算后退,但为时已晚。拳王左脚在地上登了一步,腰杆像鞭子一样把力量传导到手上,然后右手一记摆拳,重重砸在奎洛的面颊。奎洛在这之后采取了更多搂抱的策略,缓解拳王的猛烈攻势。

  第九回合刚开始,两人撞到了一块儿,奎洛捂着头退开了。他像是暴风中被摧残的树苗,东倒西歪在场上走,无力的右胳膊被重力牵扯着下垂,随着他的步伐在身体边摇晃。医务官跑来检查了他的伤势,他双眼肿胀,右眉骨破裂,鲜血滴在身体和拳台上。但他仍未放弃比赛,还要再战。

  拳王的教练席很兴奋,他们在喊:“击倒他!击倒他!”但拳王不敢冒进。即便在此刻,奎洛的后手拳依旧威胁十足。如果奎洛运气足够好,只需要精准有力的一拳,打在拳王的下巴,拳王会立马眩晕倒下,比赛就会结束。而他灵活的闪躲也避开了拳王大部分攻击。

  这两只受伤的猛兽谁都不愿放弃,竟互相激战了十二回合。比赛结束的时候,两人脸上都挂了彩,拳王最终依靠点数获得了一场惨烈的胜利。

  第二天,体育头版都在说,熊朝忠卫冕拳王金腰带,中国职业拳击第一人。

  2 

  熊朝忠身高一米五二,体型敦实,没有发胖,穿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黑色运动鞋,远远看去还是当年的拳王。但离得近了,会察觉出岁月又在他身上不经意却无可避免的侵蚀。

  2015年,熊朝忠结婚后定居在文山。妻子是当地一名主持人。从这时候开始,他的重心转向了家庭。此前九年时间里,他在昆明众威拳击俱乐部,是一名心无旁骛的拳击手。再之前,他是文山州马关县岩腊脚村的农民,为了糊口还做过矿工。

  在昆明他遇到了刘刚,这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刘刚曾是国家队的拳击运动员,获得过1992年亚锦赛银牌,出征过巴塞罗那奥运会。中国的拳击运动自1959年被禁之后,直到1986年才解禁,他是解禁后的第一批拳手。奥运会之后,他想转型为职业拳击手,但当时国内没有这个条件。1994年,二十三岁的他抛下八次全国冠军和一次亚锦赛亚军的光环,独自前往澳大利亚,寻求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的可能。

  两年后,刘刚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第一战便是面对澳洲本土拳王兰斯·霍布森。霍布森看不起这个拳坛新手,豪言要在三个回合内KO对方。但是没人料到,刘刚和他打完了第五回合,就在第六回合刚刚开始,霍布森对着空气挥了几拳后,毫无征兆地一头栽倒。第二天,刘刚被告知,霍布森被宣告脑血管破裂死亡。但刘刚并未成为一名出色的职业拳击手,其后参加的五场比赛都失败了。

  1999年,刘刚获得职业拳坛的教练资格,从拳手变成了教练。又过了四年,他回到中国开拓市场,在国内推广职业拳击。他立志用十年培养出中国的世界拳王。他选择了昆明作为落脚点,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国内的第一家拳击俱乐部和第一场职业拳击比赛,都由他主办。

  刘刚记得2006年第一次见到熊朝忠的时候,这个拳手平平无奇,只因为个子小才给他留下印象。但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熊朝忠训练的专注度超过常人,总是来得很早,走得很晚。一个月后,队内实战,因为找不到相同级别的对手,熊朝忠跨了几个级别比赛。他技术不怎么好,但像头蛮牛一样,体力惊人,不知畏惧,把大个子选手打得无力招架。那无所畏惧的勇气让刘刚记住了他。一次在饭桌上,刘刚突然问熊朝忠,敢不敢杀鸡?这是他从一个韩国教练那里学来的,目的是考察一个人的胆识。不料熊朝忠说,杀猪杀牛都干过。

  熊朝忠用了不到两年时间拿到了WBC(世界拳击理事会)迷你轻量级亚洲洲际拳王。在刘刚看来,这是一个信号,“拳击运动员两年可以看出一个苗头,好的可以继续发展,不好的就退役了。”他预感熊朝忠可能会成为手中第一个世界拳王,“比任何人体力都好,比任何人都能吃苦,一直有那股劲儿。” 

  熊朝忠第一次获得世界关注,是2009年在日本与内藤大助的比赛。那时候,内藤大助是日本出名的拳王,而熊朝忠则初出茅庐、毫无名气,而且是跨级别挑战。但比赛中,熊朝忠却把内藤大助打得满场溃逃,眼睛肿得就像灯泡。虽然熊朝忠被判点数输了比赛,但内藤大助狼狈的表现震惊了国际拳坛。不过,在拳击属于小众运动的中国,这在当年并没有引起波澜。

  2012年11月24日,熊朝忠在昆明击败了墨西哥拳王哈维尔·马丁内斯,获得了中国第一条世界职业拳击的金腰带。他成了中国职业拳击的一面旗帜。他的个人经历,也被视为是一个奇迹。加之不久之后又出现了邹市明,拳击运动在中国快速发展。  

  3 

  和奎洛的那场比赛已经过去了六年。

  熊朝忠再也没有遇到如此凶狠惊险的缠斗。现在他已经很少打拳,上一次比赛是在2018年,再上一次是在2017年。他三十七岁了,正准备告别擂台。

  2016年,他在云南文山开设了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拳馆。今年8月,我在拳馆见到了他。

  文山是云南东南角的一座边陲小城,被犬牙交错的山峰环绕。当地最知名的产业是一种叫做三七的药材。三七交易中心六楼是熊朝忠的拳馆。在靠近马路的一侧,两层楼高的巨幅海报挂在外墙。上午的阳光照在海报上,熊朝忠拿着金腰带注视行人。配文说:“想和拳王亲密接触吗?赶紧报名吧!熊朝忠亲自辅导。” 

  拳馆占据一整层楼,正中央是一个拳台,角落里分布着沙袋、跑步机、杠铃等器械。时间稍早,此刻仅有几个拳手在馆内。一个沙袋在砰砰作响,人影闪动,汗湿的背脊折射出反光。

  成为世界拳王之后,熊朝忠受到了空前关注度。马关县政府奖励了他75万元,文山州政府授予他“十佳青年”称号,两地都奖了房,后来又当选为全国劳动模范、年度体坛年度风云人物、文山州政协委员,等等。在他的家乡竖起了高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拳王故里”。他还成为了阿里的关门弟子。昆明的文山商会每天都有人找他去参加饭局。

  2014年,熊朝忠在海口输了卫冕赛,丢失了金腰带。有人说,熊朝忠被太多场外的因素分心,应酬多,未能专心训练。熊朝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后来坦承,自己备战确实有问题。一个大山里的穷小子,经历了成名、结婚,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身不由己,很难再回到只有拳击的日子了。

  定居文山之后,情况更是如此。这里没产生过什么名人,熊朝忠是头一个,还带着民族骄傲的标签,大家都想结交他。

  8月,我和熊朝忠一同参加了当地一个饭局。一个包厢的人在等着他,熊朝忠推门进去,里面热烈起来。座上是一群中年人,有男有女,都是当地的公务员以及生意人,很多位是第一次见他。酒足饭饱之后,席间人员纷纷来合影。熊朝忠很配合,身旁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站在那竖起大拇指,微笑。

  在段设武印象里,熊朝忠只翻脸过一次。一次,有位拳手获得了好成绩,他们一起庆祝唱歌。突然,从对面包间进来三个人,有两个是福建来的商人,听说拳王在这里想来见见。熊朝忠友好地接待了他们。但当对方提出合影的要求时,熊朝忠拒绝了。他说,自己从不在娱乐场所拍照。气氛一度尴尬。三人中的本地人插话,我在文山多少是个黑老大,给个面子。熊朝忠变了脸色,他竖起一根手指冷冷地说,别跟我提黑社会,我不认什么黑社会,也不认什么老大。这时一屋子拳手都站了起来,三人见状,悻悻然退了出去。

熊朝忠在文山开的自己的拳馆熊朝忠在文山开的自己的拳馆熊朝忠在文山开的自己的拳馆熊朝忠在文山开的自己的拳馆 
熊朝忠与WBC金腰带(受访者供图)熊朝忠与WBC金腰带(受访者供图)

  4 

  拳馆的上午空空荡荡没几个人,拳手们集中在下午训练,到晚上又空了。现在大约有三四百名拳手,人数多的时候一次训练能有上百人。训练是极为单调的,拳法、步法、打沙袋、练体能,永远是这几样。

  很多年前,熊朝忠就想有一家自己的拳馆,有了自己的拳馆,拳王才能称得上是拳王。但拳馆是不赚钱的,现在的局面是,熊朝忠花光了积蓄,还向银行借贷,投资了近百万,而每月收支才勉强持平。他曾和段设武说:“拳馆嘛,亏钱也是要搞的。” 

  拳馆的运营模式很简单,就像健身房,会员交钱,在这里练习拳击。文山本地市场支撑不了一个拳馆,主要的拳手来自外地。他们都是冲着熊朝忠的名字而来,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拳王。熊朝忠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这里承载着他们的梦想。

  为了养活拳馆,熊朝忠和几个朋友尝试做一些其他的项目,来补贴拳馆的运营支出。他们想开茶馆,走高端商务路线,但茶叶的来源是个问题,文山本地的消费是否足以支撑又是个问题。或者搞养殖和种殖,但风险太高,不被认可。

  段设武劝熊朝忠,如果要说稳赚不赔无风险,那应该利用自的名气,玩快手做直播。文山本地有一个快手红人,拍搞笑视频,有几百万粉丝,据说他一个月就能挣一百万。

  即便对拳王来说,这个数字也过于惊人,他不太敢相信。熊朝忠也试着做过一次直播,只有两百多人收看。但段设武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他鼓动熊朝忠把精力放在这里。熊朝忠显得兴致不高,他还是对实实在在的东西感兴趣。

  拳馆里有个玻璃展柜,里面除了熊朝忠获得的各种荣誉,还有几瓶红酒。熊朝忠告诉我,自己代理了一款澳大利亚的红酒。他喜欢红酒,因为红酒比白酒养生。可惜,他没有卖酒的经验,一直没做起来。他还尝试过做餐饮,也没成。

  当然,这也因为熊朝忠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拳击事业上。

  熊朝忠跟了刘刚十多年,刘刚一直鼓励他,如果有一天打不动了,也要继续为中国的拳击事业添砖加瓦。熊朝忠把刘刚视为老师,学习他开拳馆,运营俱乐部,做职业拳击推广人。

  刘刚是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职业拳击推广人。到目前为止,他估计内地的职业拳击推广人不超过五个。推广人是职业拳击中重要的一环,负责组织比赛,具体包括找场地、安排拳手、拉赞助、谈转播等工作。

  刚回国的时候,刘刚是WBA(世界拳击协会)与WBO(世界拳击组织)的推广人。他满心热血,面对一个超过十亿人的巨大市场。他显然太过乐观了。

  很长时间内,国人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拳击。在很多人的眼里,拳击野蛮、暴力、血腥,常常伴随伤亡事件。但职业比赛难以开展的最根本原因,是职业拳击组织与官办机构不同,职业拳击的玩法与业余拳击大相径庭。业余拳击是此前国内拳击的主流,是一条从体校到奥运的道路,由国家主管和承担一切。但世界四大职业拳击组织是互相独立的民间机构,拳手打四大组织的排名赛、拿出场费,一切都与体育总局无关。

  最初几年,国内职业拳击以半地下的形式存在。有时不能公开卖票,就说是饭店表演,或是娱乐项目,打擦边球。比赛无故取消,拳手临时不能参赛的事常有发生。刘刚一度接近崩溃,甚至想过不干了,回澳大利亚去。直到熊朝忠和邹市明双双拿了金腰带,国内的局面才好转。现在,作为职业拳击推广人,刘刚已经从昆明转战北京。

  刘刚欢迎熊朝忠做推广人,但他也有担忧:“小熊的优势在于自己的名气,以及跟我学了很久,但劣势在于他是一个实在的人,可能缺乏应对千变万化随机事情的能力,因为推广就是一门生意。” 

  我问熊朝忠,为什么想做推广人,而不仅仅是开馆授徒——这是很多拳手退役的第一选择。

  他说,自己对于做教练并没有耐心,更想推广这项运动,也看好这个市场。

  目前而言,对他最难的在于拉赞助,能够认可拳击比赛的企业还是不多。之前说起的那款澳大利亚红酒,原本是熊朝忠的赞助商,现在熊朝忠却成了它的代理商。  

  5 

  熊朝忠第一次获得金腰带的时候,WBC主席苏莱曼给刘刚发来一封邮件,开篇就说:“拳击是穷人的运动。”泰森、阿里、帕奎奥,这些著名拳王都是穷苦出生。只有生活充斥着饥饿感,才能受得了日复一日挥拳的枯燥,以及鼻青脸肿的痛苦。拳头对抗的不是某个人,而是生活。

  我在拳馆认识了一个叫李涛的拳手,去年他曾获得过云南省运动会的拳击冠军。他是一个羞涩的年轻人,轻声轻语,外表上看毫无攻击性。因为打得好,他也是拳馆的兼职教练。

  他2000年出生,户籍是西双版纳,祖籍是文山。初中毕业,他不再想学习。他在电视上看到了熊朝忠的比赛,视之为偶像,也想去打拳。一个表哥正巧从昆明回来,也是在众威拳击俱乐部学拳,于是带着他一起去了昆明。

  这是李涛第一次出远门,此前他最远只去过县里。外面的世界充满新奇,李涛这才知道自己的天地有多小。来到拳馆第一天,擂台就有实战。那拳头打在肉上震颤的声音令他害怕。但转头看到悬挂的沙袋,散落的拳套,竟又有一丝兴奋。

  李涛没有拳击基础,他练习抱架和左右直拳就练了一个月。见到熊朝忠的时候,他很激动。一群人里,熊朝忠发现了瘦小的他。熊朝忠像大哥一样鼓励他,好好练拳,将来机会有很多。

  学习了两个月,李涛安奈不住,也要去打实战。第三回合的时候,他被人一拳击中下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此后大概有两分钟,他自己摘下拳套,去洗了一把脸,又坐回凳子上,但这个过程怎么都想不起来,记忆凭空消失了。

  熊朝忠的拳馆开业后,李涛就从昆明来了文山。2018年,他尝试了拳击的另一条路,毛遂自荐要参加省运会。因为经常和文山体校打比赛,文山的教练对他印象深刻,想招致至麾下。西双版纳的教练得知他实力不俗,也希望他能来。西双版纳是拳击弱队,从未拿过冠军。教练对他承诺,一旦拿到金牌,不仅会有五万元奖金,还能帮他解决学籍,重回学校拿到文凭。李涛去了西双版纳队,最终夺冠。

  事后证明,省运会冠军不是什么值钱的荣誉。李涛只拿到了五千元奖金。办理学籍的时候,教练带着他去一所本地中专找校长。校长正在开会,他们站在门口等候。高高瘦瘦的校长走出了办公室。走廊有长长的一段路,教练跟在校长后面赔笑,这是省运会冠军,想来学校读书。校长没看他们一眼,一言不发往前走。在走廊的尽头,校长要下楼梯了,他终于转过头开了口:不可以。

  从学校出来,李涛回了趟家,一个西双版纳的村寨,农田里种着豆子和辣子。往年每次回家,他都要帮忙干农活。没有农活,他就和父亲去工地做苦力。他人小又听话,镇上做工地的都喜欢他。有一次赶工期,他两天两夜没合眼,几乎快晕了过去。

  李涛告诉我,每当他练拳觉得枯燥无味不想继续的时候,就会想起在工地的日子。如果不打拳,他就会回到工地。

  只有在拳馆,李涛才有归属感。在拿到省运会冠军之后,他的朋友圈热闹了几天,没人再提了。熊朝忠却一直没忘记,总和他说,等你回来,一起去庆功。

  像拳馆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李涛叫熊朝忠“熊哥”。熊哥很照顾他,知道他缺少生活费,常常介绍兼职。他目前住在拳馆的一个房间里,省去了房租。因为是俱乐部重点培养的拳手,每个月有六百元补助。

  未来,李涛想拿世界冠军,但现在他深刻体会到职业拳击不容易,拿一条中国区腰带都很难。他和熊朝忠打过几次实战,即便熊朝忠已经不在巅峰状态,只是随便打打,但技术依旧好于自己,拳重,躲闪灵活,防守严密。  

  6 

  “你受伤最严重的是哪一次?”我问拳王。

  “我没怎么受过重伤。”熊朝忠说。想了想,他又把右手伸出来,虎口处拇指关节比左手粗了一圈。还是那处手指错位的伤。这处伤直接影响了三场比赛,但那是熊朝忠运动生涯鼎盛的时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取胜。至于别的小伤,鼻子出血,眉骨破裂,眼角肿胀,就不值一提了。

  职业特点决定了拳击手们无法一直保持高亢的职业状态,荣耀注定短暂,即便是拳王。

  回到北京以后,我从刘刚那里获知,熊朝忠将在今年11月再打一场比赛,这很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战。在北京的拳馆,刘刚正打电话邀请嘉宾:“到时一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关于熊朝忠退役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很久。2017年,他在大同对战潘亚·普拉达斯里时,就被渲染为复出战,似乎是退出又回来一样。一年后挑战WBA迷你最轻量级世界拳王尼永德荣时,他向媒体称,是“最后一次冲击世界拳王金腰带”。今年年初,他再一次表示,上一次争夺金腰带失败,也让自己发现年龄确实大了,因此希望用一场退役战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划上一个句号。看样子,这场比赛就在眼前了。

  我向熊朝忠确认了这个消息。他告诉我,他正在文山恢复训练,现阶段主要是恢复体能。

  退役之后的生活,大致会与现在相当,拳馆和推广是熊朝忠下一阶段的事业。

  熊朝忠曾请教刘刚,怎么才能做好这些。刘刚告诉他,“(以后)要把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上,不要把自己放在‘我是世界冠军我是熊朝忠’上面。”熊朝忠接受了这个建议。他说,我的一切都是拳击给的,现在要还给拳击。  

熊朝忠拳馆正在训练的拳手熊朝忠拳馆正在训练的拳手
熊朝忠拳馆正在训练的拳手熊朝忠拳馆正在训练的拳手
熊朝忠正在观看拳手实战熊朝忠正在观看拳手实战

  题图为拳王熊朝忠与他的WBC金腰带。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正午记者刘子珩拍摄。  

 

责任编辑:赵明

熊朝忠
新浪大发快3彩票公众号
新浪大发快3彩票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大发快3彩票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大发快3彩票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